博客网 >

“不均”之患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孔子说:“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论语·季氏》

其中的“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 意思是“不担心贫穷,而担心分配不均;不担心人少,而担心社会不安定。”当然也有另一种传本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不过意思也差不多。

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不均”的问题一直颇受执政者关注。社会平稳发展一段时间,财富有了一定的积累,就一定会造成一定程度的贫富不均,这时执政者往往就要进行分配制度改革,出台些“减租减息”、“轻徭薄赋”之类的政策来进行调节,以减轻贫富差距,提升下层民众对政权的信任度。如果这种贫富不均达到执政者无法调节的程度,那就只好由农民起义军来完成调节的任务了,从陈胜、吴广开始,几乎所有的起义者都把“平均”的理念融入到斗争纲领之中,以争取广大下层民众的支持。

现在,我们国家的治国理念是“以人为本”,并且已经在分配制度上进行了一些改革,出台了一些旨在缩小收入差距的政策,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在我国社会财富分配不均这个显而易见的现象背后,还潜藏着另一个更为严重的“不均”的危机,那就是即将要面临的“女性资源”(请允许我暂用这个定义尚不明确的词汇)短缺所带来的“妻子分配不均”。随着1985年以后出生的人口先后进入婚龄,近二十年来一年比一年严重的性别失衡所导致的性别危机将会越来越严峻地摆在我们的面前。

历史上为了“平均”所进行的改革,主要都是针对物质财富和生产资料进行的。历史上的下层民众发动的革命,除了对物质财富和生产资料的平均之外,对“女性资源”的平均虽也有涉及,也大都没有成为主要纲领,这样的起义(或革命)队伍也没有取得成功(比如清末的捻军)。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几乎没有一点历史经验可以借鉴。

“妻子不均”远比“财富不均”要难以调控得多。人多钱少,政府可以将一块钱分给两个人花,每人五毛;人多饭少,政府可以将一碗饭分给两个人吃,每人半碗。大都可以相安无事。而男人多女人少,政府有什么办法能够调和得平均呢?政府不能平均给每个男人分零点几个妻子,如果让男人们自己去分,肯定要发生弱肉强食的大火拼!

  这种难以调和的“不均”已经不可避免地要给中国的未来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要想彻底解决已经不可能,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努力地缓解和扭转。而要有效地缓解和扭转这种危机,改革现行的过于苛刻的计划生育政策,全面放开二胎生育,适当允许三胎生育才是当务之急。只有彻底改革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并辅之以其他相关政策,才能有效缓解这个危机,为中国创造一个比较光明的未来。

<< “红移”和“蓝移”造成的错觉 / 从人口结构预测十年后的暴利行业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abang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